聚焦白酒行业 是否要降价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号外号外:迅雷上市的台前幕后

6月24日晚,迅雷上市了,迅雷的董事长带着他的小伙伴们站在纳斯达克门前激动无比,多年来上市的心愿总归是实现了。 今年年初,迅雷融资时,小米入股,雷军答应邹胜龙助其上市,这项没有写到协议中的关键承诺对本次迅...

      “酿造老百姓喝得起的好酒”现在成为众多企业的口头禅。但企业真正操心的,还是如何在当前的市场有钱赚。要不要降价?这是不是扩大销售、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法宝?如果必须降价,该如何降,才能恰到好处?不同的企业,对这两个问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焦点一:要不要降价?

        正方:价格反映供需,促销就得降价反方:品牌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不高,降价意义不大

        6月18日,恰好是五粮液武汉营销会议后调价整一个月。五粮液公司将旗下52度水晶瓶出厂价由729元降至609元,这是高端酒企第一次公开宣布降价。

        喝了几十年白酒的成都市民游开华早就期待“可以喝点便宜的好酒了”。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五粮液、茅台等名酒的成交价格就在不断下跌,经销商甚至面临价格倒挂。五粮液系列酒百家宴宜宾地区总代理王金宏带来了市场层面的反馈:“真正喝五粮液的人,能接受六七百元的价格。”

        叙府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云宗认为,白酒行业深度调整就是挤泡沫,“消费者已经从‘只选贵的不选对的’转变为‘只选对的不选贵的’,价格要回归理性,回归价值。”这个观点在行业中已成共识。

        宜宾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副主任应元均认为,价格的高低应该由市场来定,不是企业说了算,也不是政府说了算。“不是所有产品都要降价抢市场,尤其是品牌白酒。”陈云宗认为,品牌不是靠涨价打起来的,降价也不是办法,“真正的品牌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并不高。因此,降价对提高市场占有率意义不大。”前4月,公司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4%以上。

        但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会长王国春观点不同:价格不反映品质和价值,只反映供需情况。“24k黄金,价格也有高有低。东西多了,再好也不管钱。”王国春提出,企业要赢得市场占有率,就是要价格降下去、质量提上来。

 

焦点二:怎么降价?

        激进派:调整要及时,谁降得快谁主动稳妥派:把握好窗口期,掌握好分寸

        今年春季糖酒会上,红楼梦酒业降价30%抢市场。五粮液却将降价窗口选在5月。

        “我们就是担心调整晚了,会更加被动。”红楼梦酒业董事长文万彬用“很纠结”三个字来形容调价时的心情,“我们用了两周的时间来商量这个问题,公司高层也有不同声音,认为降价会影响公司的品牌形象。不过,高档产品当时在市场上根本走不动。”文万彬介绍,调价以后,高端白酒销得更好了。

        高端产品走不动,成为酒企降价的重要原因。泸州商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泸州老窖、郎酒中高端产品销售低迷,今年以来,国窖1573经典装、中国品味等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滑70%。“谁降得快谁主动。”王国春认为,降不降价,考验的是对市场供需的反应能力,越是敏捷越能抢占先机。“市场已经出现明显变化,企业就应该及时调整。咬紧牙关一味熬下去,可能就会错过时机。”省经济和信息化委酒业发展处如是认为。

        降价,对于行业翘楚五粮液来说,更难。“价格不是唯一因素,但是重要因素。”董事长唐桥坦陈,“我们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来寻找调价的‘窗口期’。”去年,经销商还有大量库存,要降价就势必要对经销商进行弥补。“我们测算,这可能就要几十亿元。”

         去年4月在乐山会议上,五粮液就决定在“去库存化”到达一定阶段后才能降价,“这个窗口期不是公司说了算,而是市场决定的。”时机出现在部分专卖店抛货之后,“这个时候就可以考虑降价这件事情了,不过还要找准合适的价格空间。”“不是你想降就能降,也不是想降多少就降多少。”王国春认为,都要依据市场供需情况,降到供需较平衡的时候,就不要再降了,“比如劳力士的价格就不是便宜到街上每个人都买得起。”

        在外界看来,去年9月五粮液推出35度、39度、42度等低度酒,就已经在变相降价了,这些产品都是以五粮液的核心产品为基准来定价的。
        硬降120元,在做决定前,五粮液是做了市场调查的。唐桥举例:今年“五一”期间,公司针对国内某电商平台做了调查,在同样的时间里,千元左右的茅台卖了100瓶左右,600多元的五粮液卖了600多瓶。“来自各方面的数据也反馈,600多元的产品销得更好。”

酿造老百姓喝得起的好酒”现在成为众多企业的口头禅。但企业真正操心的,还是如何在当前的市场有钱赚。要不要降价?这是不是扩大销售、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法宝?如果必须降价,该如何降,才能恰到好处?不同的企业,对这两个问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班尼路 “没落贵族”如何自我救赎

在2009年那部风靡全国的电影《疯狂的石头》中,黄渤的一句调侃“我这是牌子货,班尼路”,当时作用一以笑点大家一笑而过,而如今,班尼路正面临的危机却让集团高管们笑不出来了:集团总收入减少12.4%,至98.6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2.37...

聚焦白酒行业 是否要降价

       焦点一:要不要降价?

       正方:价格反映供需,促销就得降价反方:品牌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不高,降价意义不大

       6月18日,恰好是五粮液武汉营销会议后调价整一个月。五粮液公司将旗下52度水晶瓶出厂价由729元降至609元,这是高端酒企第一次公开宣布降价。

       喝了几十年白酒的成都市民游开华早就期待“可以喝点便宜的好酒了”。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五粮液、茅台等名酒的成交价格就在不断下跌,经销商甚至面临价格倒挂。五粮液系列酒百家宴宜宾地区总代理王金宏带来了市场层面的反馈:“真正喝五粮液的人,能接受六七百元的价格。”

       叙府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云宗认为,白酒行业深度调整就是挤泡沫,“消费者已经从‘只选贵的不选对的’转变为‘只选对的不选贵的’,价格要回归理性,回归价值。”这个观点在行业中已成共识。

       宜宾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副主任应元均认为,价格的高低应该由市场来定,不是企业说了算,也不是政府说了算。“不是所有产品都要降价抢市场,尤其是品牌白酒。”陈云宗认为,品牌不是靠涨价打起来的,降价也不是办法,“真正的品牌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并不高。因此,降价对提高市场占有率意义不大。”前4月,公司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4%以上。

       但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会长王国春观点不同:价格不反映品质和价值,只反映供需情况。“24k黄金,价格也有高有低。东西多了,再好也不管钱。”王国春提出,企业要赢得市场占有率,就是要价格降下去、质量提上来。

 

焦点二:怎么降价?

        激进派:调整要及时,谁降得快谁主动稳妥派:把握好窗口期,掌握好分寸

        今年春季糖酒会上,红楼梦酒业降价30%抢市场。五粮液却将降价窗口选在5月。

        “我们就是担心调整晚了,会更加被动。”红楼梦酒业董事长文万彬用“很纠结”三个字来形容调价时的心情,“我们用了两周的时间来商量这个问题,公司高层也有不同声音,认为降价会影响公司的品牌形象。不过,高档产品当时在市场上根本走不动。”文万彬介绍,调价以后,高端白酒销得更好了。

        高端产品走不动,成为酒企降价的重要原因。泸州商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泸州老窖、郎酒中高端产品销售低迷,今年以来,国窖1573经典装、中国品味等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滑70%。“谁降得快谁主动。”王国春认为,降不降价,考验的是对市场供需的反应能力,越是敏捷越能抢占先机。“市场已经出现明显变化,企业就应该及时调整。咬紧牙关一味熬下去,可能就会错过时机。”省经济和信息化委酒业发展处如是认为。

        降价,对于行业翘楚五粮液来说,更难。“价格不是唯一因素,但是重要因素。”董事长唐桥坦陈,“我们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来寻找调价的‘窗口期’。”去年,经销商还有大量库存,要降价就势必要对经销商进行弥补。“我们测算,这可能就要几十亿元。”

         去年4月在乐山会议上,五粮液就决定在“去库存化”到达一定阶段后才能降价,“这个窗口期不是公司说了算,而是市场决定的。”时机出现在部分专卖店抛货之后,“这个时候就可以考虑降价这件事情了,不过还要找准合适的价格空间。”“不是你想降就能降,也不是想降多少就降多少。”王国春认为,都要依据市场供需情况,降到供需较平衡的时候,就不要再降了,“比如劳力士的价格就不是便宜到街上每个人都买得起。”

        在外界看来,去年9月五粮液推出35度、39度、42度等低度酒,就已经在变相降价了,这些产品都是以五粮液的核心产品为基准来定价的。
        硬降120元,在做决定前,五粮液是做了市场调查的。唐桥举例:今年“五一”期间,公司针对国内某电商平台做了调查,在同样的时间里,千元左右的茅台卖了100瓶左右,600多元的五粮液卖了600多瓶。“来自各方面的数据也反馈,600多元的产品销得更好。”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宝类产品收益率里的小陷阱

支付宝的诞生给投资理财界带来了极大的轰动,宝类产品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新,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宝类产品绝对是带动了投资理财的热潮。对于理财产品来说,收益当然是十分重要的指标,但过度关注某些短期业绩指标,也容易掉进某些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