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线企业运营】—-辉成物流跑路启示录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物流投融资圈子,有多神秘?你探索过吗?

如果说物流是一个闭合的圈子,这里面既有原材料、制成品、产成品、信息,又有中间商和消费者,而资本的投入保证了深涉其中的每一个环节的良性运营。

  (2014年11月)6月底,湖南辉成物流老板谷亚辉被网传跑路。对于物流行业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小地震,成为人前饭后谈论的话题。但是,从这件事件后面是不是有些地方值得我们深思呢?个人说说自己的想法。

  一:反观辉成物流发展史:

  1,领导人的决策和风范:

  谷亚辉是典型的80后,业务能力强,不抽烟喝酒,不涉毒也不好赌,在湖南物流行业里面深受行业中人的信任,本地同行对他个人评价较高。

  2,辉成物流发家史:

  2004年从长沙往返福建的零担物流起家,公司年营业额已经达到7000万,拥有180名员工,20余台车辆,资产逾千万。行业信用在2011年达到较高的3A级别。

  3,事件发生:

  谷亚辉在留下所欠款的债务文件后失去联系。

  4,事件的结果:

  谷亚辉失去联系之前在其公司法律顾问的文件面前显示:辉成物流资产,在负债清单上看出,银行欠款1500余万元,而民间借贷则是2000余万。明显是资不抵债。然而数据显示:在应收款上有部分企业的欠款也达到了上千万。

  事件的导火索:

  资金链断链所致。恶性竞争导致生存环境极度恶化,最终选择跑路!

  辉成物流的谷亚辉选择了失联,也就意味一个企业在这里就悄然的面临着倒闭,所谓的跑路事件就发生了。作为同行中人分析认为:辉成物流的跑路最终是栽在资金链断链所致。而背后的因素就是:

  1,大客户恶性的欠账行为。

  导致银行货款无法及时填上,最终向民间借贷低下了头。而民间借贷恰恰就是万恶的旧社会,吸血不偿命的典型。

  2,盲目扩张。

  通过银行贷款如同鸡血式的扩张,摊子过大。

  3,同行恶性叫价竞争。

  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高成本低收入也是一个弊端,恶性叫价导致入不敷出!

  而从这些评论中有人认为:

  第一杀手:

  就是那些所谓高大上的企业,当然也就是一些品牌企业,生意好做帐难结难收,店大欺客。结账缺乏一定的诚信机制,推迟结算最终把物流企业推向了罪恶的民间借贷求助。

  第二杀手:

  隐形的银行企业。本来物流属于轻资产行业,银行信贷政策朝令夕改,“一年一开花”,没有持续性,而在融资成本上根本做不到一年周期内实现回收,草根出生的企业主,一旦把握不住融资红线,便是饮鸩止渴,陷入融资陷阱,最终被拖入死地。这对于物流企业而言是最大的隐患。

  第三杀手:

可穿戴设备公司Misfit获得千万美元融资 小米京东参与

美国可穿戴设备创业公司Misfit Wearables已经获得融资4000万美元,小米以及其他中国公司参与投资。这是小米首次入股美国移动设备制造商。

  市场上的恶性叫价,高成本低收入。同行之间的这种行为最终葬送了自己的活路!

  第四杀手:

  融资过后难以把握住尺寸,扩张速度较快也是一个因素!

  从以上四个方面分析可以看出:客户行为,自身需求行为,同行市场行为和自身企业行为最终导致了这一悲剧的发生。而这一切只能用资金链断链来点到为止!可是就这四个字,我们该如何反思呢?

  1,对无良上游做好预警。

  虽然店大欺客很正常,但是面对这样的客户该如何处理呢?对于零担短途专线企业而言,这种欠款现象一般不是很多。而对于干线物流而言,运费拘于月结,回单付的太多。曾经听闻某个干线经理人坦言,有些企业甚至是半年结算一次账。三个月时间签字审核,三个月之后再对帐结算,而且这种现象对于合同物流来说一点都不稀奇。漫长的结算周期,漫长的时间煎熬中对于那些物流企业而言肯定是有害无一利的。不想太多,就计算一下每天的车辆开支,人工成本就很吓人。所以对待这种客户,其实干线物流是很无奈的。不做吧,失去了大客户。做吧,资金就容易出现困难。但是面对竞争的市场最后还是不得不忍气吞声,也就是失去了自己抗争的权利,最终葬送了自己的生存的权利,所以如果认为仅仅只是辉成的悲剧,我相信像这样的辉成案例应该不会只是一家,只是有些物流企业暂时还没有潜出水面而已。

  辉成的案例露出的冰山一角,这其实也是专线企业与上游客户交易之间处于一种弱势群体的合作关系罢了。因此在这个关系上,无论是合同物流还是其他,应该作为前车之鉴去思索,当然也期待对这些习惯于以大客户自居的,延迟结算周期的企业予以一定的法律制裁。否则对于合同物流而言这是对其发展造成的最大伤害。对于行业监管力度必须要加大,维护物流企业正常的运作。当然,对于这些同行之间看见同行倒下在冷眼观望,甚至幸灾乐祸时,请注意不要盲目的再乐观所谓的大客户,或许下一个前赴后继的就是你。同行之间互相协作,大客户是没有办法这样影响物流企业的利益的。当然,在这里奉劝各位同行在遭遇或者已经遭遇这样的无良上游,最好能够做好预警措施,直接说“NO”或者想出其它办法解决难题,切勿让资金链出现短缺而导致运营困难!

  2.与银行打交道要谨慎,最好是保持刺猬距离。

  银行企业的抽资行为。从这次事件过后希望各位能够清醒认识到到银行企业嫌贫爱富的面孔,适度的和银行保持“刺猬”距离。对于贷款方面,因为物流行业本身的性质是属于轻资产行业,所以这一点上银行审核这一关比较困难。当然,银行抽资是他的权利,但是实施有效的保理业务才是正道。但是目前金融机制对于这类业务明显的做得不算理想,导致了行业的失败。但是从这一点上个人认为银行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放宽或者政策,支持小微企业慢慢实现还贷而不是在紧急关头落井下石,把企业推向了民间高利贷的黑手上。当然,这也最终是因为盲目扩张而起。优胜劣汰永远是不变的现实。个人认为最好是不要为扩大企业轻易借款。毕竟市场的生存空间已经有限,本来只可以容纳两家的企业变成了N多家,赚取的利润还不够利息,所以恶性循环下终究会倒闭,但是作为个人角度仍然呼吁在某些事情上能够调整银行政策,真正的帮助小微企业渡过难关,以免悲剧再次重演。

  3,对市场上的恶性叫价说不。

  对于目前有些企业已经意识到了低价为王并不是一种生存的手段,这样只会导致更多的物流企业在共分一碗羹的情况下显得越来越单薄无力,最终走向死亡的会越来越多。所以降价对于目前的专线企业而言是不宜乐观的,反观从2010年到2014年的物流成本,有的已经是翻了一番,运价是不涨反降,能够生存下去吗?

  所以建议那些专线在这个时期最好是能够及时的认识到危机,价格达成统一标准,最终维护了市场的稳定也为企业留下了生存的条件。当然,价格战除外就是服务战争了。靠服务赢得客户是最好的。当然,对于同行之间的恶性无良竞争希望各物流企业之间能够意识到危机,不让行业悲剧重演。

  4,练好内功,寻找和开拓有效融资途径,适度扩充,切勿兴奋而死。

  无论是银行借贷还是高利贷行为对于物流企业发展而言并不是最好的行为,而融资将是最有效而又比较好的一种方式。我们都知道们都知道银行本身就是一个嫌贫爱富的机制,所以这一点上我们最好的方式就是适度融资,拓宽拓深融资平台,练好内功后再进行扩充。获取资金后无法把握主分寸,快速扩充,盲目的想做大而全这也是导致死亡事件发生的因素之一。

  小而美的专线企业往往稳定性还好一些,而且这更利于企业自身的发展需求。毕竟市场做大了,摊子大了,很多时候对于各方面监管起来难度比较大。而对于企业本身发展而言,通过借贷和走高利贷的方式来快速获得资金进行企业扩充也是完全不可取的手段,所以最好是离高利贷敬而远之,当然,在融到资金后也必须充满理性而不是充满血性方刚的做法去扩充,出现兴奋式的死亡事件。悲剧之所以会重演应该是和自身有关,首先检讨一下自己的企业管理能力为宜。练好内功也是实行自我救赎的最佳方式。大而全未必是好事,小而美有时更是生存的王道。摊子大了,哪一环节出问题则是满盘皆输,难以把控。所以也要量力而行。

  由此可见,辉成的悲剧或许只是行业中的一个缩影。所以面对那些在银行贷款或者想寻求民间贷款来生存的物流企业最好是望而止步。实时监管好自己的资金之流,做好资金流,信息流和商流,三流一体化,实现日清日结结算,不要让资金流断链,最终生存下来!投资有风险,创业需谨慎。大而全未必是好事,小而美或许还是王道!

  浏览李竹云的更多文章,请点击李竹云-万联专栏链接:

  http://info./opinion_author.aspx?au=lizhy

  作者简介:

  李竹云,业内人称物流女侠,物流才女,实战与理论兼备,文笔与思维双秀。现就职武汉京昌物流,唯一爱好就是乱涂鸦且自娱自乐,目前处于学习阶段,努力向物流专业化管理靠近。微信号:zhu1314gang;新浪微博:物流人李竹云。

长虹涉足科技租赁 设融资租赁子公司

近日,来自上海自贸区租赁产业官方微信的一条消息显示,四川长虹和香港长虹共同出资组建的远信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完成工商登记手续落户上海自贸区。远信融资租赁作为长虹集团子公司,将主要从事融资租赁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