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港调查贸易融资骗贷:始作俑者青岛德诚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建行推跨境供应链融资服务

近日,记者了解到,为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建行推出跨境供应链融资。据介绍,供应链融资是指银行通过审查整条供应链,基于对供应链管理程度和核心企业的信用实力的掌握,对其核心企业和上下游多个企业提供灵活运用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一种融资模式。

    (2014年6月)端午节前后,青岛港调查贸易融资骗贷的消息,在大宗商品市场上掀起了新一轮风波。

   “这次出事的是一家中小型民营企业,主要经营铝土矿贸易,因为公司资金链断裂风险暴露,老板目前已被控制。这批货物大概有10万吨氧化铝和两三千吨铜,货值约在几亿元,发现仓单和实际库存有缺口,青岛港端午节前就开始调查此事。”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个消息源确认,此次涉案企业为青岛德诚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青岛德诚”)。据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总部设于青岛,主要经营铝土矿、氧化铝以及一些铜精矿进口。

   “德诚与四家不同的仓储公司分别出具仓单,然后利用银行信息不对称的漏洞,去不同银行重复质押,实际的银行贷款敞口超过10亿元。”消息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

   青岛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显示,青岛德诚成立于2005年10月,注册资本为8.5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陈基隆。经营范围为批发零售有色金属、金银制品、金属材料、钢材等。截至发稿时间,21世纪经济报道尚未联络上青岛德诚,该公司并无官方网页。

   另外,德诚参股股东之一为德正集团,官网显示,德正集团主要从事铝土矿开发、氧化铝、电解铝的投资开发。包括德诚在内,德正集团参股了包括承天创世文化投资有限公司、青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等在内的7家企业。

   业内人士表示,这种中小企业互相参股的现象十分普遍,主要是为了互相担保便于获得银行融资。

   此前据外媒报道,目前中国官方正在对青岛港进行调查是否存在重复质押骗取银行贷款的情况,青岛港已经暂停铁矿石、铝和铜出港。这则消息让市场一度人心惶惶。但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但根据本报记者调查,实情与外电报道并不完全一致。

  “钢贸融资翻版”

  多位贸易商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次涉及调查的是重复质押,主要是铜和铝,但数量不大,因为青岛港主要以铁矿石和橡胶进口为主,而铜进口量比较大的是上海和宁波港,氧化铝进口则以连云港为主。”

  某国有大型贸易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涉案的融资铜和铝的具体操作手法与前两年盛行的钢贸重复质押如出一辙——作为第三方的仓储公司与企业相互勾结,甚至串通银行放贷人员,针对同一批货物,开具多张仓单,然后企业分头去找不同银行质押骗取多笔贷款。

  以一批价值为10亿元的氧化铝为例,通过在不同银行的重复抵押融资,企业就可以轻松获得二三十亿元甚至更多的融资。

  “基本上每笔铜精矿或氧化铝背后,都存在三四次在不同银行的重复抵押,甚至有些极端的情况,同一批货物在不同的公司、从不同的银行重复抵押,实际的贷款金额可放大十几倍。”消息人士透露。

  业内人士同时指出,这种重复质押融资的操作手法与此前市场广泛关注的贸易融资有所不同。重复质押融资是企业以同一批货物的货权,在不同的银行获得贷款,而贸易融资是企业通过国内银行开具远期信用证,拿货后迅速脱手套现,从而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窗口使用这笔资金。

  “银行对这两种不同融资手段的风险控制也有所差别。对质押融资,银行主要监管货权的归属,而针对贸易融资,银行则主要确认企业的贸易背景是否真实,以及企业的资金流向等。”上述贸易商表示。

青岛港融资骗贷发酵 涉案企业浮出

6月6日,青岛港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港”)如愿以偿登陆港交所,但公开发售仅获得15%的认购让这个中国北方第一大港未免有些尴尬。

  “青岛港确实存在仓库仓单重复融资的情况,因此,风险可能是仓库方面的违规操作,例如钢材就经常出现仓单量与实物量对不上的情况。”某期货公司分析师坦言。

  “不过,从去年开始,涉及大宗商品的贸易融资整顿排查的力度就已加大,我们所接触的外资银行在这方面的操作比较规范,银行本身相当重视风险的防范以及监管变动的方向。”该分析师指出。

   自2009年起,一些钢贸企业便通过虚假注资担保公司,以抵押质押、重复抵押、互保联保的方式,大量套取银行贷款。这些企业在骗取银行贷款之后,又变身为投资公司,将所得资金投向房地产、股票、期货,甚至高利贷等高风险行业。

  “和钢材贸易市场的巨大融资规模相比,以同类手法操作的铜铝重复质押骗贷只是个别现象,不太可能大规模、长时间、连续性操作。因为整个操作涉及很多环节,而且现在银行普遍对大宗商品相关融资的风险控制比较严格,一般在放贷前都会审查该批货物是否已经存在抵押。”某中型民营贸易商表示。

  铁矿石融资求“托盘”

  此外,多个消息源向记者确认,目前青岛港的调查主要是针对该批涉案货物,实行封库进行检查,其他铜、铝、铁矿石等出货则都正常进行。

  “被检查的货物集中在青岛港集团大港分公司。目前并不存在港口暂停铁矿石出货的情况,其他散货的出口也照常进行。”某期货公司人士表示。

  青岛港集团6月3日在官方微博表示,虽然青岛港调查库存之事属实,但并未影响到港内货物的出港运输。5月31日-6月2日,青岛港进出港船舶184艘,其中大型矿石船4艘。全港货物疏运147万吨,其中铁路、公路、转水三路并举完成矿石疏运73.6万吨。

  根据我的钢铁网统计显示,作为中国第三大的铁矿石进口港,青岛港截至5月30日铁矿石总库存高达1596万吨。这次事件同时也引发一些市场人士担忧铁矿石是否存在同类的重复质押融资骗贷的情况。

   “即使有融资骗贷情况,量也十分有限,因此铁矿石的现货市场流动性远不如铜,且仓储运输成本高、不易保存,单价还低。因此,对于单纯赚取利差、汇差盈利的贸易融资商而言,铁矿石并非良好的运作标的。”上述国有大型贸易企业负责人透露。

  实际上,铁矿石更为普遍的套利是通过贸易融资的手段,目前整个银行对进口铁矿石融资的贷款规模在200亿元左右,以国有五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为主。由于近期进口矿价格下滑明显,已经造成一些企业因无力偿还银行贷款,而通过实力较好的国有钢厂或贸易商进行“托盘”,力防出现违约。

  “通常这些企业都是一些中型民营企业,因为最近矿价跌得厉害,出货不容易,于是他们把这些货物转给一些大型的国有钢厂,获得部分货款,并通常约定1-3个月后以协定价格买回该批货物。对这些钢厂来说,除了可以赚取一定利润外,还可以做大贸易收入和现金流水,更容易从银行获得融资。”该负责人指出。

  自从年初以来,港口铁矿石库存节节攀高。据联合金属网5月30日的统计,全国34个港口铁矿石库存高达1.13亿吨,较上月末上涨598万吨,刷新历史记录。同时,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跌,至6月2日进口铁矿石价格从年初的134.75美元/干吨已跌至91.75美元/干吨,跌幅近32%。

阿里巴巴IPO或融资200亿美元 瑞信将获高额回报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阿里巴巴在纽约首次公开上市(IPO)可能筹得200亿美元,瑞信从中得到的高额斩获很可能高于其作为六家承销商之一所得到的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