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储河北物流总经理:“这是北京总部批准的项目”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湖北再设三大投融资平台

2010年11月9日,湖北省长江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投资(9.30,0.00,0.00%)”)挂牌成立。而此前的数日,即10月28日,湖北省交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交投”)亦正式揭牌。

  相关链接:中储河北物流损失5200万调查   

  2010年11月6日,正在北京集团公司开会的张堪勇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首次面对媒体,阴郁、疲倦、急切、心力交瘁和一筹莫展,他的连声叹息显示出面对该事件所表现出的无力感。这是张堪勇留给记者的沉重印象。张仿佛跌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

  “坦率地说,我这两年整个人都变了,这事对我个人和企业,都是巨大打击”。张堪勇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全身荡一下,又徐徐吐出,在升腾的烟雾中,他久久沉默不语。

  “每单能赚44万很划算”

  记者:最初公司决定和曹做这笔“生意”的动机是什么?

  张堪勇:就是赚点小钱,增加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益。这是以差价形式体现出来,公司先拿2000万从金鲲手中买过来,再加价3%卖给奇石麟,得到60万差价的收益。

  记者:这个收益划算吗?

  张堪勇:收益还是很高的,参照的是民间利率,年利率达到了36%,而当时的银行年贷款利率只有8个点,比银行高多了。除去两个看场工人的开销和17%的增值税,每单能赚44万很划算。

  记者:拿来操作这种生意的2000万是企业的自有资金吗?

  张堪勇:实际上我们这个央企很困难,2006年才扭亏为盈,这是在处理城区一块土地后才有的钱。

  记者:当时你决定操作前怎样评估风险?

  张堪勇:我觉得风险还是可控的,到最后就算对方不能及时给钱,至少还能把货控制住,也不会有损失。为了最大限度规避风险,我们采取每月一签的防范措施,即在与河北金鲲签购买协议的同时,又与河北奇石麟签下销售协议。

  记者:当时怎么想到开一张空头支票给对方,并恶意挂失它,这是明显不诚信的违法行为。

  张堪勇:当时感觉被曹连英完全绑架了,怕出事。那天给曹开支票时就想好了让它空头,这确实是耍了计谋。当时我想,反正这一单没签合同,无非是赔点违约金,没想到后来却这么惨重。

  “这不是哪个人的私下决定”

  记者:你现在对曹连英发起的两轮诉讼和法院的判决结果怎么看?

  张堪勇:老实说,你就是让我假设一万次,我也想不到会出现这个结果,更想不到会损失5000多万。在得知曹起诉后,我当时最坏的打算就是法院判我们违约,大不了赔对方20万、30万什么的,对公司不会伤筋动骨。但对方太有手段太毒辣了,一诉拿走我们2300万,二诉又要拿走2900万,货也拿不回来,我们是钱货两空。

  记者:5000万损失将对企业产生何种影响?

哈牡绥东物流中心:已为9家中小企业办理了担保贷款

到今年10月末,已先后为9家中小企业办理了担保贷款,融资1600万元,破解了企业流动资金不足的难题。这是牡丹江市创新发展物流产业的做法之一。

  张堪勇:等到二诉终审判下来,法院再把2900万执行划走,这个国企就面临关门倒闭,就不要做了。

  记者:作为中央直属企业的负责人,你对这件事情有无反思?

  张堪勇:现在这个状况非常糟糕非常无奈,我认为教训太惨痛了,说明在市场上做生意还是要依法守规,不要为了小利益设计套路打擦边球。

  记者:事情发生已两年多,国资委和中国诚通集团等对你们进行问责没有?

  张堪勇:2008年初开始操作这个事时,我还是分管业务的副总,当时公司的总经理是伍思球。到2008年底,伍思球升任中国物资储运总公司副总裁,我接手总经理至今。

  记者:实际上你们还升迁了?

  张堪勇:坦率讲,我们工作上确有过错,但从开始运作这个事到最后决定签合同,都是经过班子决策通过的。而且,所有合同都上报到集团归档备案了。这是经北京总部批准的经营项目,这不是哪个人私下决定的。

  记者:有人透露说,你们还在违规操作这种“贸易融资”的获利生意?

  张堪勇:公司质押部还和其它国企做,但肯定不会出事的。这次因为金鲲和曹连英是私企,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五成企业家担忧融资环境恶化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MBA学院11月10日发布一项调查结果表明,超过五成的被调查者担忧融资环境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