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幸福感降低 人均收入倒退5年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西方国家幸福感降低 人均收入倒退5年

  在当今欧美的许多国家,社会幸福感的降低远远超出了常规GDP标准所体现的程度,而GDP数字原本已经很令人沮丧。在大多数国家,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的当前实际人均收入低于危机前的水平,倒退了5年。究其原因,是高失业率(平均失业率为12%,最严重的国家高达25%)加上因为财政紧缩而削减社会保障支出,导致脆弱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加剧。

  贫富差距很严重

  人们过去认为美国最大的优势不是军事实力,而是令全世界艳羡的经济制度。但是,如果在一种模式下,顶层的人口收入猛增,而相当一部分(甚至大多数)人口的收入不见提高,其他国家凭什么还要仿效这种模式呢?

  两项新的研究报告再次表明了困扰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有多么严重。首先,美国人口普查局的年收入和贫困报告表明,尽管经济应该已经摆脱了“大衰退”,但美国百姓的收入仍然不见提高。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的中位数家庭收入仍然低于25年前的水平。

  第二项研究报告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2014年《人类发展报告》。报告内容也与上述结论吻合。UNDP每年都根据人类发展指数给各国排名。该指数融合了收入以外的其他层面的福祉,包括卫生和教育。

  按照人类发展指数,美国排名第五,落后于挪威、澳大利亚、瑞士和荷兰。不过,如果依据贫富差距对评分加以调整,其排名就会下降23位,居于降幅最大的高度发达国家之列。具体说,美国落在希腊和斯洛伐克的后面,而这两个国家通常算不上榜样,也无力与美国争夺排行榜顶端的位置。

  安全感明显降低

  在美国,上行流动性是个神话,而非现实。而下行流动性和脆弱性才是人们的普遍经历。根源之一是美国的医疗体系:尽管奥巴马总统实施了改革,但该体系仍使美国穷人处于危境之中。

  底层民众距离破产仅一步之遥。疾病、离异或失业往往足以使他们坠入深渊。

  2010年的奥巴马医改计划意在缓解这些威胁——有明确迹象表明,计划有望显著减少无保险美国人的数量。但是,在一定程度上由于最高法院的决定和共和党州长及议员的顽固态度的缘故,尽管联邦政府差不多支付了全额资金,但仍有二十多个州拒绝扩大面向穷人的医疗补助,所有仍有4100万美国人没有保险。当经济不平等转化为社会不平等(在美国的大片地区都是如此),也就意味着政府不会关注底层民众的需求。

  国内生产总值(GDP)和人类发展指数都无法体现脆弱性随着时间推移发生的变化或者各国脆弱性的差异。不过,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安全感明显降低。有工作的人担心是否能保住工作;没有工作的人担心是否能找到工作。

  最近的经济下滑使得许多人的财富明显缩水。在美国,即便在股市复苏之后,中位数财富从2007年到2013年还是减少了40%以上。因此会有许多老人和临近退休的人对生活条件感到担忧。大批美国人失去了住房;另有大批美国人怀有不安全感,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未来有可能失去住房。

  除了这些不安全感之外,还有美国人长期以来面临的不安全感。在美国的城市中心区,大批拉美裔和非洲裔年轻人面临着警察和司法体系机能不良和执法不公带来的不安全感;只要遇上一个前一天晚上过得不爽的警察,就有可能莫名其妙被投进监狱——甚至更糟。

  脆弱性空前加剧

  欧洲历来知道,必须通过打造社会保障体系来消除脆弱性。欧洲人意识到,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甚至能提升总体经济表现,因为人们会甘冒提高经济增长的风险。

  不过,在当今欧洲的许多国家,高失业率(平均失业率为12%,最严重的国家高达25%)加上因为财政紧缩而削减社会保障支出,导致脆弱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加剧。影响在于,社会幸福感的降低远远超出了常规GDP标准所体现的程度,而GDP数字原本已经很令人沮丧。在大多数国家,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的当前实际人均收入低于危机前的水平,倒退了5年。

  如果一种经济制度无法让大多数国民获得实惠,让越来越多的人口面临越来越严重的不安全感,那么无论GDP增长有多迅速,从根本上讲,这种经济制度都是失败的经济制度。如果政策(比如紧缩政策)导致大批人口的不安全感加剧,收入和生活水平降低,那么从根本上讲,这些政策都是有缺陷的政策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