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不存银行存企业-东阳民间的金融状态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电力改革 新能源企业参与其中

新一轮输配电价改革在深圳重启,成为能源行业热议的话题,众多新能源企业也都热切关注如何参与其中。 近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深圳市开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指出,将改变现行电网企业依靠买...

有钱不存银行存企业-东阳民间的金融状态

互联网金融协会在深圳成立 3份草案公布

11月6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筹备成立大会上,包括《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标准和运营守则》(以下简称“标准和守则”)、《深圳P2P行业自律公约》(以下简称“P2P公约”)和《深圳众筹行业自律公约》(以下简称“众筹公约”)等3份草案也...

    自8月初以来,关于“中仑建设倒闭”造成众多集资者血本无归的传言在东阳乃至更大范围内传播,多位东阳当地人士透露,浙江中仑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中仑建设”)涉嫌非法集资达10亿元,由于资金链断裂,公司面临破产,该公司老板严成效已被当地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而一些网络论坛和微信群的删帖更使得该事件扑朔迷离。

    最后,从法律上与中仑建设没有任何关联的浙江飞耀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飞耀集团”)“跳”出来全面接管中仑建设,才使得事态逐渐缓和。坊间传言称,中仑建设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飞耀集团的老板张某。

    事实上,中仑建设的窘境只是浙江东阳民间借贷的冰山一角。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企业开门揽储在东阳早已不是新闻,有的企业已经是苦苦支撑了,如果经济再不出现好转,倒闭只是迟早的事;更为严重的是,一家企业的倒闭可能引发相关企业的连锁反应。

    两企业涉民间借贷或超10亿元

    10月29日,中仑建设总部人头攒动。一辆移动警车停在门前一侧,大厅以及二楼的走廊上集聚着数十位债权人和七八位警察。人群进进出出,一片喧嚣。

    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走进大厅内侧的一间房子,拉了一张桌子到墙角,用纸掸掸灰,爬了上去,躺下。

    大厅正对面的电子显示屏不时滚动播放着中仑建设给客户和员工的信以及咨询电话、QQ号等。给客户的信写道:尊敬的客户,衷心感谢您长期以来对公司的关爱与支持,对公司一时的困难给您带来的不便谨表深切的歉意,希望得到您的谅解和一如既往的支持,让我们众志成城,共克时难,勇渡难关。

    “差不多每天都这样,不同的是,有时人多有时人少。”陈大姐也是这其中的一员。她最开始的时候经常来,现在来得少了,但有时还是忍不住会过来看看,尽管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能还、能还多少。

    陈大姐的30万元钱是以股权的形式借给飞耀集团的,年息1分2。她告诉记者,借给飞耀集团的一般都是以股权的形式,一年息1分2,2年息1分5,三年息2分,利息一般都是年结;而借给中仑建设的大多是中仑建设出具借据,再由飞耀集团担保,利息一般都比借给飞耀集团的要高,有的利息是月结的。

    浙江腾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在今年7月份借给中仑建设1000万元,约定还款期为7月7日到7月20日,借款月息为2.5%,但中仑建设逾期未还,他们已经起诉到了法院。

    债权人李女士告诉记者,她去年借给中仑建设的几十万元,利息是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4倍计算的。“40倍也没用了,本都捞不回来了。”她无奈地摇摇头说。

    “其实都一样。”债权人瞿先生告诉记者,不管股权也好,借据也好,其实大家心知肚明:都是借款,既不参与分红,也不承担经营风险,只是形式不一样罢了。另外,无论是借给中仑建设还是飞耀集团,也是一样,“它们都是一家”。他说,打中仑建设的电话,语音提示都是说飞耀集团而不是说中仑建设。
 
    瞿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中仑建设和飞耀集团总的民间借款应该超10亿元,也有的说是13亿元,但现在还没有统一口径对外宣布。总的债权人起码也有3000人,但实际上涉及的真实债权人数估计超万人。他解释说,像他借出的几百万元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而是兄弟姐妹几个人放在一起存的。因为一次存款大,利息更高,所以大家都会选择亲人、亲戚筹在一起来存。瞿先生后悔的是,由于平时也用不上这个钱,所以结了利息又存进去了,几年累计下来有六七百万元。

    对于中仑建设和飞耀集团总的借款金额以及涉及的人数,飞耀集团派驻中仑建设负责债务处置的杨总对记者没有作出正面回答。他告诉记者,目前还在登记和统计之中,有一些在外地的债权人他们还在电话通知。

    企业以资产分批抵债
 
    债权人代表阿威(化名)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东阳政府积极介入进来,企业也在积极配合。从目前来看,“形势还算比较好”。这两个月来,基本上每个星期政府相关部门、债权人代表以及中仑建设和飞耀集团派驻中仑建设的代表都会开一次会,每个月飞耀集团的老板以及市领导还会参加一次会。他说,作为债权人代表,他们基本上随时可以找到政府相关部门和中仑建设方面相关的人员,渠道还是畅通的。

    针对债权人提出的关于中仑建设与飞耀集团的关系问题,在阿威看来已经无关紧要。他说,对于债权人来说,拿到钱是最要紧的。不管两家公司之间是否有关系,既然飞耀集团愿意站出来承担中仑建设的债务,总是好事。阿威告诉记者,9月份,在第一次协调会上,飞耀集团老板表示将全面接管中仑建设,并将毫无保留地把所有资产充实到中仑建设来化解危机。

    上述杨总告诉记者,两家公司之间的确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但是企业运作过程中,两家的资金的确有交叉使用,所以他们来承担这个责任。目前最要紧的是做好两件事:一是加紧工作,尽快出台处置方案,初步设想是通过实物置换、债转股、分期支付等办法来偿还债务;另一方面是加快推动中仑建设的生产恢复,目前公司正在参与十几个项目的投标,希望借此早日形成造血功能,尽量减少给债权人造成的损失。

    东阳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借贷是一种市场行为,借贷双方都需要有风险防范意识和风险责任意识,政府能做的主要是做好宣传、引导工作,督促企业妥善处理这件事。一方面,他们已经要求各乡镇街道对债权人做好解释工作。企业资产的清算核查比较复杂,需要一定的时间,大家需要一些耐心。而如果走破产程序,那比较简单一点,但是破产企业资产就不值钱,这应该是各有关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另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已经组成了中仑建设的债务处置工作组,督促企业加快处置工作进度,并协调债权人和企业的相关问题。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做好企业的债务登记以及盘点企业资产,看看企业究竟有多少债务和资产,只有把账算清楚了,才能做好清偿方案。目前聘请的第三方审计人员已经入驻企业进行资产核查。

    阿威告诉记者,经飞耀集团公示的第一批房地产等资产应该价值两亿多元,他们希望分期分批尽快推出无法律纠纷的资产抵债。

    “有钱不存银行存企业”

    东阳位于浙江的中部,隶属于金华市,是我国的建筑之乡、全国百强县,建筑企业多是这里最大的特色。记者翻阅当地出版的《东阳人》杂志,里面刊登企业荣获的奖项中,6个获奖的人员中有5个来自房地产类企业。

    对于中仑建设的资金链断裂,在采访中,多数人都表示没有预料到。这家成立于1997年的企业,目前拥有国家房屋建筑施工总承一级资质,去年完成建安产值17.2亿元,创利税4000多万元;公司还荣获2013年全国优秀施工企业、公司董事长荣获全国优秀施工企业家等荣誉。

    一位与严成效有交集的知情人士洪楷丹(化名)对中仑建设的失利归咎于大环境和规划。他告诉记者,中仑建设在东阳开发的几个楼盘房子都造好了,但受大环境的影响销售不出去,在市场好的时候,图纸刚出来房子可能就卖掉了,更不用说房子都竣工了。他告诉记者,中仑建设开发的江滨9号是东阳最好的公寓楼,按照当时中仑建设的规划,每套房子都是跃层,400平方米左右,电梯直达下面的酒楼、饭店、咖啡馆等消费场所,价值千万元。他说,东阳在外的建筑老板很多,有钱人喜欢住在一起,显得高端有品味,而且不出院门吃喝玩乐都能解决,但问题是,上千万在东阳都能住进别墅,谁还住公寓楼?几十套公寓楼只卖了几套出去。如此,造成了大量的资金积压和占用,最后出现资金链断裂。

    洪楷丹告诉记者,东阳因为建筑企业多,而建筑企业的投资都比较大,很多项目都要求施工企业垫资,所以早在十几年前,东阳企业就开始向老百姓借钱,这么多年下来,企业的借钱信誉度也比较高,所以大家都愿意借钱给企业,尽管有的企业利息非常低,年息只有8厘,只比银行利率高一点点,但是大家还是很愿意存到企业去。

    “有钱不存银行存企业拿高息,这在东阳是一种很普遍的情况。”洪楷丹告诉记者,东阳很多企业都像银行一样开门迎客,每天都在接收存款,所不同的是,银行几十元、几百元,存多长时间都会给你存,但企业一般都要求万元以上,起存期至少半年。他说,东阳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利息一般不会很高,最多年息也就1分5到2分之间,很少有别的地方那样3分、5分的。他告诉记者,由于这里离义乌较近,有的义乌老板几个人开车过来,后备箱装一箱子的钱过来存。

    东阳某银行一位负责人谈起此事就直摇头。他告诉记者,其实东阳的银行都向政府反映过此事,但政府并不想管得太死。说实话,由于银行贷款额度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企业的要求,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转向民间借贷。如果政府切断这一融资渠道,意味着很多企业无法扩张,甚至死掉。“所以政府要做的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企业不出事,自身发展了,政府的税收也有了,就业也解决了。甚至说白了,领导的政绩也有了,何乐而不为?况且企业民间融资又不是东阳一地,全国各地民营企业都走过这条路”。

    2012年10月份,有着“火腿王”之称的东阳企业浙江宗苏食品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就暴露出了这种情况,企业设置专门的柜台收取存款(本报以《“火腿王”悲歌:宗苏食品暴毙上市途中》进行了报道),最终因无力清偿债务,向东阳市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公司董事长因涉嫌犯罪被东阳警方刑事拘留。

    实际上,东阳人把大量钱存到企业的理财意识也是重要原因。网友wd6679678在东阳本地某论坛上说,最近中仑建设破产了,有很多辛辛苦苦赚钱存进去的人没有拿回自己的钱,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忧。东阳的大环境是大家都拿钱出来借给高利贷,所以其他公司的储户也担忧起来,纷纷去取钱了。其实大可不必担心,中仑建设只是一个个例,如果大家都这样做的话,所有公司都可能成为中仑建设。

    洪楷丹告诉记者,他也借给了中仑建设上百万元,但他觉得这很正常。他说,圈内朋友之间资金拆借很常见,以前中仑建设也借钱给他过,所幸的是,他的企业没有遇到类似问题。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把这个钱去花天酒地地享受,而是投入到企业经营里面去了。最仗义的是,他没有像有的老板那样,企业不行了,还想尽办法找朋友骗钱逃跑,而是选择投案自首,法律自然会对他的行为做出惩罚。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信托也该如何解脱持续负增长

2014年三季度信托全行业经营业绩出现环比负增长。信托规模增速放缓的态势仍在继续。信托业增速下滑将持续,信托公司转型方向尚未清晰,急需政策引导。 中国信托业协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信托业2014年二季度、三季度实现营业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