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积金监管不容小觑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我国资产证券化试点扩大

仅2014年上半年就有23家金融机构发行了43单资产证券化产品,总金额高达1793亿元。相对于2013年全年231亿元、2012年全年7.3亿元来说速度可谓惊人。10月19日,中国资产证券化论坛执委会主席兼秘书长刘柏荣在“创新与传统:2014年资产证券化...

公积金监管不容小觑

    近期,关于金7万一的公积金“沉睡”的新闻引发了一片哗然。我国公积金管理和监管等问题备受诟病已达十多年,至今无法做到真正的惠及大众和有效监管,以至于公积金管理者“挪用”和贪腐事件屡禁不止,甚至成了一种企图让社会接受的潜规则。如果不是此次三部委联手“拯救”下滑速度加快的房地产市场,公积金改革问题可能依然遥遥无期,在银行并不配合房贷利率7折优惠之际,目前不得不从公积金层面入手刺激房贷。

    公积金不是地方政府的税收或卖地收入,公积金更不是少数人可以用各种理由就能随意投资、使用的“私募基金”。公积金的强制性并不能改变其私有财产的本质, 如果没有缴存主体参与管理、没有严格的第三方审计和及时的信息披露,公积金的互助性和保障性就不能公平、有效的发挥,公积金领域也将因此成为降低政府信用 最明显的地方。作为公积金权利主体的公积金缴存者更要提升维权和监督意识,公积金缺乏社会关注度也是公积金领域出现诸多问题的原因之一。

影子银行监管趋严 表外融资下降

由于对影子银行的监管趋严、政府对于地方债务管理趋紧,以及银行风险偏好下降。前三季度,表外融资在社会融资总额中的比重下降至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第三季度较二季度相比,银行承兑和信托贷款分别减少6688亿元和999亿元,社会融资规...

    住房公积金的特点是,强制性、互助性、保障性,如果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三个特点,就无法看懂当前中国公积金领域的诸多问题。强制性说明公积金类似于税收,但不同于税收,公积金虽然强制性缴纳,其归属和最后使用权均属个人;互助性和保障性说明公积金类似于一种保险和互助基金功能的结合,不仅可以保障个人今后的购房需要,也能帮助其他人满足不同时间点的购房愿望。

    正是因为有了强制性、互助性和保障性,对公积金的监管就显得非常重要,如何让缴存者感受到透明、公平和保障性,是目前由政府单方托管的公积金面临的最大难题。目前公积金的监管、管理、使用等基本都掌控在当地政府手中,尽管有《公积金管理条例》,但由于立法滞后和没有引入第三方监督和制衡机制,公积金可以说变成了一些管理者的“私有财产”。

    在已经查处的诸多挪用公积金,以及跟公积金相关的渎职、贪腐案件当中,有拿公积金去澳门赌博的、有做各类投资理财的、有做借贷的、有买卖房产的、有帮朋友搞生意的等等,其挪用公积金的容易程度令人吃惊。比如兰州住房基金管理中心陈其明在任职副主任期间,挪用1亿元公积金,其中明显违法的公款挪用行为数次,前后有办公室盖章、财务科配合、资金科划款等,手续完备、操作简单。各类公积金的被挪用及违规发放等事件大同小异。

    由于公积金贷款比较繁琐,时间较长,公积金管理处又没有直接放贷等金融资质,就必须委托银行办理,但公积金贷款跟商贷比起来给银行贡献的利润非常小,公积金贷款的利息收入当中只有5%左右归银行所有,在银行和开发商这一利益“联盟”中,银行和开发商都没有支持公积金贷款的动力,导致诸多购房者在可以用公积金贷款的情况下,最终不得不选择商贷。

    再加上之前公积金异地无法使用(目前看异地提取的政策在执行层面已遇到很大阻力),装修、租房等提取更麻烦,导致公积金存量越来越大,截至今年8月,缴存余额达到3.54万亿元,这个值是去年全国财政总收入的30%(地方政府能不盯上吗?)。

    被挪用只是公积金存在的问题之一,实际上打“公积金”主意的不仅仅是公积金管理者,盯上公积金这块肥肉的利益集团越来越多。在保障房并没有惠及大部分人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一度把公积金用作保障房建设;在股市低迷的情况下,证监会等又号召公积金入市购买股票;一些地方也将公积金投在诸多基础设施建设和跟住房关系不大的各类项目当中。

    无论这么做的理由是出于提高公积金收益(实际上公积金收益一直跑输CPI),还是让公积金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都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到底谁是公积金的主人,公积金缘何如此“任人摆布”。未来不知还有多少人及相关利益群体会盯上公积金?

    除了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和资本市场对公积金的“垂涎”,公积金使用当中的公平性越来越受到质疑。全国住房公积金的缴存人数1.7亿,其中国家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的人群就超过6000万,占到50%以上,要知道民营企业可是解决了90%以上的社会总就业。

    由于缴存公积金可以“避税”,再加上近年来跟政府相关的部门和企业职工的隐性收入增长极快,成了全社会买房的主力,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就享受公积金这个福利的,很大一部分是国家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的人。尤其是在北上广等流动人口较大、房价又高的城市,公积金分配失衡问题更加严重,拿广州为例,2013年广州市住房公积金缴存人中,9%的贷款人使用了约80%的公积金余额,而大约80%的缴存人仍未使用住房公积金。如果不能尽快落实公积金在租房当中,以及异地使用,对于那些在工作地根本买不起房的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说公积金是“穷人补贴富人”一点都不为过。

    对于成立公积金银行、加大公积金各类投资、把公积金引入股市、督促相关机构提高公积金放款速度等,都不是公积金改革的重中之重,在没有对公积金的管理完成有效的立法和形成令社会可信的模式之前,研究用途改革、加速放款等都没有解决根本性问题。挪用、违规发放公积金等事件不会因为公积金用途的增加和放款速度的提升而终止,反而可能会因公积金投资项目增多,申请人数和用途的增加而出现更多权力寻租和利益输送。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中资银行融资热背后

上周周四(10月16日),中国银行成为第一家发行优先股的中国上市公司。优先股是一种混合型证券,在银行资本充足率跌得太厉害时会转变为普通股。中行这次发行的优先股规模为400亿元人民币(合65亿美元),收益率为6.75%,落在了此前人们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