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不再怕余额宝了?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摩根士丹利:欧美制裁俄罗斯等于向中国派礼

前天欧美相继宣布对俄罗斯采取迄今为止最严厉的制裁,直接打击能源、国防与金融三大俄经济关键领域。但西方世界如此重量级的定向打击可能产生意外的后果,比如将俄罗斯的大量业务都拱手让给中国。 ...

       年初以来,货币基金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7月达到1.6万亿人民币,但以天弘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收益率却不断走低。我们认为货币基金规模、收益将在目前水平达到相对稳态,这也意味着货币基金对银行负债端冲击最大的时间已经过去。

中国反腐对外国企业的影响

中国国内政治从未对全球企业产生这样的影响。 本周,中国持续进行的反腐败斗争扳倒了曾经权倾一时、在能源业和政法部门根基深厚的周永康,以及维他麦(Weetabix)生产企业——光明食品(Bright Food)的原董事长王宗南,...

                       银行不再怕余额宝了?
       2013年后,货币基金以高收益率,高流动性的优势分流活期存款,银行只能以高成本的协议存款来补充流失的活期存款,这提高了银行负债成本。

       从历史数据观察,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收益率变化大致有两个特点:第一,2013年后收益率出现趋势性走高;第二,收益率上升有季节性因素,反映在季度末上升较快。出于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在于两方面,其一,利率市场化中,货币基金以门槛低,流动性强,高收益的优势吸纳了大规模居民部门存款。

       从数据来看,个人存款增速从2010年初20%的稳定中枢一路下滑,2014年5月同比增速仅为10.7%;第二,商业银行面临利率市场化挑战和监管要求对流动性管理要求提升,增加了短期资金需求。具体来看,一方面,由于活期存款减少,银行需要从货币基金融入成本较高的同业资金满足存贷比考核要求;另一方面,银行在理财、自营业务中需要以短久期负债对接收益率较高的长久期资产,为了弥补期限错配压力,需要以同业协存形式从货币基金方融入资金。以上现象增加了银行间市场利率波动,并导致2013年6月的“钱荒”,当时以未回购债券余额来衡量的银行拆出资金意愿大幅下降,当月拆借利率走高至7%,此后银行在“去杠杆”进程中对货币基金同业存款需求增加,这对应了后者收益率大幅走高。

       但是从趋势上看,我们认为目前货币基金对于银行负债端的影响将大为减弱,这既由货币基金自身特点决定,也在于央行监管取向和货币政策的调整。

       第一,货币基金自身特点决定了未来规模扩张减速。其一,货币基金存在规模经济边界,由于T 0交割需要垫资,随着规模增长其需要保持更多流动性强的资产,从而影响收益率;其二,从数量上看,货币基金从2013年中期的58个增加到目前的187个,由于数量增加,加上投资标趋同、产品间竞争性加剧,客户转换成本较低,这些因素均拉低了收益率;其三,货币基金目标客户以吸纳有闲钱的年轻人为主。尽管在产品导入期客户人数增幅很快,但客户层次较为单一,单个账户资金增长率低均制约基金规模扩张。我们对货币基金规模的测算逻辑如下,考虑目前20—35岁年龄的年轻人大致3.26亿,以平均账户余额5000元人民币测算,整体货币基金规模大致在1.63万亿左右。从7月最新数据来看,已基本达到这一上限水平。

       第二,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改善,同业资金需求下降。一方面,商业银行加强了流动性管理。从数据来看,与13年相比,14年6月的银行间市场待回购债券余额同比大幅增加了46%,显示银行资金融出意愿较强,对货币基金需求下降;另一方面,银监会放宽了存贷比限制,也为银行应对时点监管指标考核留出了缓冲空间;第三,央行出于控制风险考虑,终止了货币基金提前支取协议存款不罚息的“红利”,这有助提高商业银行同业负债稳定性。我们发现2季度后银行间质押回购利率维持在3—3.5%的相对稳定水平,同时7月最新的6个月国库现金定存利率仅为4.32%,相比4月下滑68个基点,均显示银行体系流动性较为充裕。

       第三,也是最为重要的央行态度出现积极变化,整体货币政策保持相对宽松。一方面,央行通过公开市场业务在银行间市场建立稳定的利率走廊;另一方面,央行通过再贷款、定向降准直接为银行体系提供流动性。此外,公开市场中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和常设借贷便利(SLF)的设立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防止流动性失速的压力。以上均降低了银行从货币基金拆入资金的需求。

       这一变化对于金融市场影响无疑将是深远的,既有助于降低银行负债成本,也利于存款利率市场化的继续推进。

       一方面,由于货币基金收益率下降,其对于存款分流压力会有所减弱,同时随着央行宽松政策带来货币派生,银行稳定存款增速会得到一定恢复,进而对货币基金的资金融入需求有所下降。在以上正循环过程中,我们预计货币基金收益率在目前水平将难以回升,银行负债成本也有望降低。

       另一方面,我们预计在目前货币基金收益率水平下,中国将加速完成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公里”,即商业银行完成对居民和企业大额可转让存单(NCD)发行,央行也会适时推出存款保险制度。目前货币基金收益率与6个月shibor利率之间利差趋于收窄,甚至低于后者,这为NCD发行提供了契机,从而使银行继续增加主动负债,摆脱对不稳定的同业存款依赖。

       由于大额NCD可以让银行在一级市场主动锁定负债期限,加上二级市场有可可转让性特点使该工具具有较好流动性,此外相对同业存款,NCD可记入存贷比的存款部分,因此NCD发行对银行较有吸引力。同时我们预计货币基金未来也将以NCD为主要投资工具,因就目前时点而言,NCD的收益将是有吸引力的。

       考虑到CD、NCD等替代性负债方式增加使同业存款吸引力下降,加上央行建立的利率走廊会稳定短期利率中枢,我们预计NCD的发行利率将低于同业存款,从而进一步稳定银行负债成本。

       此外货币基金收益率的回落可能会加大交易所市场的利率波动。由于投资者在不同货币基金间转换成本较低,因此对于单个基金而言,在达到一定规模后流动性管理难度加大。尽管货币基金投资大多为1年以内到期的短融、中票、大额存单等流动性较高的货币市场工具,但面临投资者赎回压力时,对拆借资金需求依然较高,这一定程度拉高了交易所回购利率,也增加了利率波动性。我们认为随着未来银行重新开展交易所市场的质押式回购业务,才有望再度平缓目前交易所的较高“利率溢价”。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中国反腐运动将令经济获益

本周二,中国官方宣布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因贪腐被审查的消息。这条消息表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底发起的反腐行动已变得多么的重要,其影响已超越政治权力范畴,而蔓延至经济领域。反腐对于在同一时间展开的、更广泛的改...